蚂蚁金服开放“财富号”

  2019-11-15来源:网络

  原标题:蚂蚁金服开放“财富号”

近日,在互联网金融巨头蚂蚁金服热情的招揽之下,商业银行们虽然积极响应进驻平台,但却几乎不约而同并未上线自己的理财产品,只提供简单的账户查询功能,比如余额查询、信用卡还款、分期、挂失等
,显示银行们对和此类互金平台的合作,态度比较谨慎,有些患得患失。6月14日,蚂蚁金服旗下的一站式理财平台“蚂蚁聚宝”宣布正式升级为“蚂蚁财富”,提出打造开放平台战略,正式启动自运营平
台“财富号”。除了此前7家基金公司率先进驻“财富号”,有7家商业银行也已进驻财富号,包括浦发、中信、兴业、华夏、民生、平安、光大。这些进驻的金融机构可以在在蚂蚁聚宝平台自运营自己的品
牌专区,而“财富号”帮助其直接触达“财富号”超过1亿的用户。但目前看,前述商业银行并未将自己的理财产品放在“财富号”上,而是更多将之建设成类似微信上的银行自媒体平台。谈到前述几家银
行不约而同的行为,其中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向财新记者解释称,“银行理财绝对不会放到‘蚂蚁财富’平台上,那样‘蚂蚁财富’就变成一个对银行理财收益率的比价平台,这样银行就会进行价格大战,这
是银行不愿意看到的;假如有一天‘蚂蚁财富’不和银行合作了,银行会发现连客户都没有了,因为客户已经习惯通过‘财富号’去找理财产品。”他强调说,“如果风控、客户的识别都是由一个互金平台帮
你做,最后银行变成了资金的供方,这样银行就丧失了自己的真正竞争力。”他的观点比较有代表性。在业内看来,越是小银行越可能成为互联网巨头的附庸,因为小银行面临大行和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双重压
力,在客户的规模、服务的手段、自身的品牌、技术储备,等等方面都远远落后于大银行。分析人士指出,随着互金巨头通过数据沉淀也能建立大数据的风控模型,未来的金融市场的竞争对手可能主要剩下大
行和互联网金融巨头。目前“蚂蚁财富”客户数量1.8亿,其中活跃客户稳定在3500万,80后、90后客户占比超过86%。在金融机构看来,蚂蚁金服的海量客户和大数据提供的精准营销能力是
其最为看重的。不过,多数银行对蚂蚁金服的这一开放行动仍持谨慎态度。在6月17日“消费金融创新发展峰会”上,中信银行电子银行部副总经理吴军亦表示,随着存款理财化的趋势,如果失去了理财客
户,也意味着最终银行失去了自己的的零售市场份额,“因为你失去了客户,最终银行的存款从哪里来呢?”按照蚂蚁财富的设想,是从以基金销售为主的平台,变成主打综合理财概念的应用,比如银行财富
号作为银行在支付宝上的自运营平台,银行可以根据储蓄卡、信用卡等用户,分别为用户提供不同的特色服务,从账户查询到理财等。也就是说,在银行网点、App、微信公众号等渠道之外,财富号为银行
服务客户提供了新的平台。支付宝拥有4.5亿实名用户,用户至少会绑定一张银行卡。此前,在银行财富号推出之前,绑定的银行卡主要作为快捷支付的资金通道,银行无法直接运营,用户也不能获取更多
服务。近几个月以来,蚂蚁金服先后上线了基金、银行的财富号以及面向保险公司开放“车险分”,其线上消费金融产品蚂蚁借呗等也都陆续开放和金融机构合作。前不久,蚂蚁金服刚刚宣布开放“花呗”分
期,从线上走到线下,未来花呗分期将上线蚂蚁金服开放平台,在风控审核的基础上,开放给ISV(独立软件开发商)等合作伙伴自主调用接口,后续通过这种合作覆盖约线下400万家商户。在业内看来
,这可能意味着,继个人转账、支付业务之后,银行信用卡业务也要面临来自阿里系的挑战。据财新记者了解,蚂蚁借呗目前已与上海银行、渤海银行、包商银行展开合作。在吴军看来,从技术层面来看,传
统银行在新兴技术领域不是特长,所以迫切需要提供新技术的服务商,“但是它只是给我们做技术服务,这种合作是有限度的,主要体现在场景的合作控制上。”3月底,蚂蚁金服高调宣布转型Techfi
n,未来只做tech(技术),帮金融机构做好fin(金融),“不会做自己的金融产品,将向金融机构全面开放平台”。一时备受业界关注。6月14号,在当天的“蚂蚁财富开放大会”上蚂蚁金服C
EO井贤栋更是喊出“蚂蚁的开放不会走回头路”的承诺,并表示“正在摸索和更多的合作伙伴有更多的合作模式”。今年以来,昔日的互联网金融巨头们也不约而同达成默契,频频示好金融机构,姿态从过
去与金融机构“抢生意”,高调转型为其提供技术服务、合作共赢。目前除了蚂蚁金服,另一大在线理财平台京东金融也已于4月宣布上线自运营财富管理平台京东行家,免费向金融机构开放接口搭建自
运营平台。与蚂蚁金服的开放思路一样,其开放路径也是首先向基金行业开放。最新的迹象是6月20日,在农行和百度签署全面合作框架协议的发布会上,百度高级副总裁朱光亦宣布打造两个开放平台,即
个人财富管理平台和消费金融平台,“开放平台是我们现在正在重点打造的领域,百度自己不愿意去做资产,而是说把资产的生成能力开放给业界机构”。“过去几年,这些互联网巨头对银行是爱搭不理的,
今年开始积极寻求和银行的合作,除了互联网金融监管收紧、政策套利空间压缩,还有一个原因是今年资金成本大幅上升。”一位大行信用卡部人士告诉财新记者。今年上半年,资金成本持续上涨,5月底,
代表银行借钱成本的1年期Shibor利率(上海银行同业拆放利率)创下近两年来新高,超过4.31%,高于一年期贷款基础利率(LPR),出现了资金倒挂现象。在前述城商行人士看来,金融机构
和蚂蚁金服财富号的合作模式将对行业影响非常深远,不仅对生存空间较小的中小银行影响最大;对基金来说,有可能重塑基金的排名,“但这也取决于未来的契约履行情况。”
冷却塔www.hebeisitong.com
ty9125htvv
完!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!